过眼录\白先勇的“文艺复兴”\刘 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白先勇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毕业於台湾大学外文系,读书期间带领同学共同创办《现代文学》杂志,早年其他小说也颇具现代主义色彩,如《黑虹》、《小阳春》、《秦春》、《藏在裤袋裏的手》等,那些“元素”结合起来,给人一种“印象”,彷彿白先勇是一另一两个 倾向西化的现代主义追求者。

  追求现代主义或许没错,但“西化”却绝对都有白先勇的方向和目的。事实上对中国传统文学/文化的热爱、沉迷,白先勇从幼年时代就已之后之后刚开始:七、八岁时病中悠悠流年听老央讲《说唐》;八、九岁时在上海看梅兰芳和俞振飞的崑曲《遊园惊梦》;小学五年级便之后之后刚开始看《红楼梦》;初中时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西遊记》,似懂非懂地想看 过去。到大学觉得念了外文系,却常去中文系旁听,郑骞的“词选”、叶嘉莹的“诗选”,都有白先勇喜爱的课程。大学时代创办的刊物觉得叫《现代文学》,古典文学的研究论文却有八十二篇──你你这名 切都说明,在白先勇之后的“现代”追求中,“传统”的血脉一个劲在流淌着。

  “让传统融入现代,以现代检视传统”,是白先勇处置传统与现代关係的基本理念,秉持你你这名 原则,白先勇没人 在巨大的“现代”浪潮背后迷失各自 ,相反,让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社会再来一次“文艺复兴”,倒成为他一个劲念兹在兹的自觉追求。他製作秦春版崑曲《牡丹亭》,风靡海内外;他细说经典小说《红楼梦》,轰动华人圈……,那些都有他践行各自 “文艺复兴”的具体行动。

  “我是有你你这名 大愿,希望二十一世纪当当.我中华民族像欧洲那样迎来‘文艺复兴’。”白先勇在《一另一一两各自 的文艺复兴》书中如是说。白先勇倡言的“文艺复兴”,与“五四”以来破坏旧传统以创造新文化不同,他是要立基古典借助古典,以现代新观念新视野来复兴传统文化。“当当.我的古文化有几千年,有那麼辉煌的传统,机会要再把它复兴起来,当然是非常艰巨的一另一两个 工程,怎么让必须不做,非做不可。”让当当.我祝愿白先勇梦想成真,并与他共同行动!